找回密码

24军战友网

搜索
24军战友网 首页 军网资讯 军情头条 查看内容

沉痛哀悼一代名将粟裕夫人楚青老人家辞世

2016-2-21 14: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17| 评论: 4

摘要: 粟裕同志的夫人今天去世了,粟裕同志的儿子 ,原24军军长 ,刚刚发了一个微信: 我们最亲爱的母亲楚青今天上午安详地辞世了,享年93岁。她终于走完了奉献热血、冲破荆棘、昂扬正直、充满关爱、享受亲情的一生 ...

粟裕同志的夫人今天去世了,粟裕同志的儿子 ,原24军军长 ,刚刚发了一个微信:                     
我们最亲爱的母亲楚青今天上午安详地辞世了,享年93岁。她终于走完了奉献热血、冲破荆棘、昂扬正直、充满关爱、享受亲情的一生。
长子粟戎生率全体家人泣告
2016年2月21日
楚青,原名詹永珠,生于1923年3月,祖籍江苏省扬州市。 父亲詹克明是一位银行家。
楚青小学毕业后,考取了省立扬州中学。1937年12月,扬州沦陷后,就读于上海省立扬州中学沪校班。后于1938年在皖南参加新四军。进入新四军教导总队第八队、新四军军部速记训练班学习,1939年3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年,18岁的楚青与34岁的粟裕在新四军司令部结为终身伴侣。

早年经历
        抗日战争爆发后,大片国土沦丧。1937年12月14日,扬州沦陷,日军到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楚青家院子里有一间柴禾房,里面有一小隔间,平时柴禾放在前面,后面就堆放一些杂物。日军侵占扬州后,这间柴禾房就成了全家老小的避难之地。一天,有个小鬼子屋里屋外地转了几圈,发现柴房的外墙好像比屋子里实际看到的要长些,便起了疑心,上前扒柴禾堆,哪知在拨弄柴草时被柴禾棍戳了眼睛,痛得哇哇乱叫,狼狈而去。
        在上海工作的父亲詹克明,通过关系,给一个美国教堂捐了一笔钱,让女儿她们去那儿避难。那天,为了稳妥,一个美国牧师亲自来接她们。一路上楚青一行7人紧随其后,非常紧张,但日本兵看见了不仅没敢把她们怎么样,而且还向那个美国牧师行礼。这段经历在楚青的记忆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对她后来投身革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原先一直把读书放在第一位的楚青,自此深深懂得:国家,国家,没有国,就没有家,只有赶走日本鬼子,保卫了国家,这才是最重要的,比读书更紧迫。
        1938年11月,已读到高二的楚青再也没有心思念书了,她满脑子装的是“救国”两个字。一天,一位同学告诉她:“今天我要送一位朋友参加新四军。”这时楚青问:“你能不能也带我去。”就这样,楚青没有同家人打招呼,和姐姐詹永珊等一行共8人踏上了参加新四军的征程。
        他们经过宁波到皖南,到达泾县城西南约50华里的章家渡新四军招待所。她的激动与兴奋无法言表。当时招待所里住着7个热血青年,都是自愿要求参军的,但因为没有组织介绍信而被拒收。这可急坏了楚青,到哪儿去弄介绍信啊!就在这时,来了一名持有介绍信的煤业救护队的女同志。机警、聪颖的楚青立刻跟过去,悄悄地对她说:“你能不能在介绍信上加上我的名字啊?”那位女同志很爽快地回答:“那当然可以啦!”就这样,15岁的楚青参加了新四军。
        在经过新四军教导总队及军部速记训练班两段紧张、短暂的学习、训练后,楚青于1939年初冬与几位同学被分配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司令部秘书处任速记员。
        楚青先后在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苏北指挥部、新四军第一师、黄花塘新四军军部、中共华中局、苏浙军区、中共华中分局、华中军区、华东野战军、中共济南市委等单位任速记员、机要秘书、秘书、参谋、干事、专职党支部书记、调研员等职。
        参加新四军后,为防止家人受到牵连,改名为楚青。提起改名的事,楚青曾回忆说:
        “这个姓还是粟裕给起的呢!那天他在纸上写了一二十个姓,让我挑,我认为‘王’姓、‘李’姓什么的,太多,就没有选,看到这个‘楚’字,觉得上口,就选做自己的姓了。为此,粟裕还开玩笑地说,小詹啊,你上当了,我的家乡湖南属楚国,你就是我们家乡的人了。”
        楚青在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机要部门工作,与首长接触比较多,经常聆听领导的教诲,接受领导同志工作方法和指挥艺术的熏陶,又善于动脑、肯学习,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得到很快提高。
        她在战争年代主要参加了江南、苏中地区的反“扫荡”斗争、黄桥决战、天目山三次反顽战役、苏中战役及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诸战役,并三次横渡长江、多次穿越敌人封锁线以及沿海作战行动。在陈毅、粟裕的直接领导下,她迅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革命战士。
        和她一起在新四军军部速记班学习的共有8名女同志。学习结束后,皖南,1人分在皖北,这5名女同志后来全部壮烈牺牲。其中一位叫章辅的同志,后到地方工作,被当地地主武装逮捕后,当着全村百姓的面,被匪兵把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剐下来,可她坚贞不屈,直至壮烈牺牲。还有一位叫施奇的同志,在皖南事变中被捕,关押在上饶集中营,受尽酷刑,还被国民党匪兵多次轮奸。面对无耻的敌人,她坚定地说,我的身子虽然被糟踏了,但是我的灵魂是纯洁的,最后被匪兵活埋。战友们的壮烈牺牲,对楚青的教育非常深刻,她觉得一个革命战士就应该有决心像她们那样为革命献出自己的一切。

一见钟情

       1939年初冬,楚青与几位同学被分配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司令部秘书处任速记员。正是在这里楚青见到了粟裕。

       粟裕来到教导总队,准备挑选几名德才兼备的学员到机关工作。进门后,只见一位秀气的女学员正在平心静气写毛笔字。经负责人介绍,粟裕知道她叫楚青,扬州人。在和楚青约见谈话过程中,粟裕发现这位十五岁的女学员学习刻苦,成绩优异,而且回答问题快速简捷,伶牙俐齿,语调抑扬顿挫极富感情。这一切,给粟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此,楚青那秀气可爱的模样就不时地浮现在孤身的粟裕脑海里。

初识粟裕

       当时,在楚青的印象中,粟裕副司令员平时虽然对部下要求严格,但待人和蔼可亲。那时,大家都住在一个祠堂里,粟裕住在祠堂边上的小阁楼上,楚青等几个女兵就住在阁楼下。粟裕平时工作很忙,经常工作到深夜,警卫员怕他晚上饿了,就买了一些饼干放在粟裕床后的竹筒内。有一天,楚青等几个女兵将竹筒内的饼干吃光了,随后还写了一张“小老鼠偷吃了”的纸条放在空筒里。第二天,粟裕看到楚青等时,微笑着说:“欢迎小老鼠再次光临。”大家都红着脸笑着跑开了。

投石问路

       过了一段时间,粟裕又给她写了一封信。楚青一看信封,脸色大变,看也不看就把信撕掉了。粟裕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不免有些失望,但也加深了对楚青与众不同性格的了解。他说:“爱情首先是情感。詹永珠不愿意同我谈恋爱,我无法责怪她,因为她有在爱情上选择的自由。”

       楚青在军部速记班毕业后,分配到了江南指挥部。成了他部下,两个人天天见面,粟裕仍像过去那样爱着楚青,每次见面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十分坦然的样子。这样,楚青才安下心来。她也一直暗暗观察粟裕。

乱世情长

       粟裕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将楚青约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边,再次向她表明了爱慕之心。可楚青依然冷静地说:“首长,我很钦佩你的为人和才华,可是我刚参加工作,暂还不想谈恋爱。况且国难当头,我更不愿过早地考虑个人的生活小事。”

       听到楚青与众不同的爱情观,粟裕更加钦佩,他说:“楚青同志,你说得对,我们应该努力去争取抗战的胜利,我佩服你的报国之志!但我认为,作为一个革命者,关键是应该处理好革命与爱情的关系,而不是像苦行僧般地抹煞男女之间的情谊。”当看到楚青点头同意后,他又说:“这样吧,我请你考虑一下,最好我俩能交个朋友,以后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这和革命并没有矛盾。”粟裕真挚的话语说得多么入情入理。

英雄归来

       爱情之舟虽然搁线,但粟裕并没有在失恋中失去大将风度。1940年10月,粟裕率部与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在黄桥决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楚青对粟裕的求爱虽然不想考虑,但对这位副司令的指挥才能和诚挚情感却已仰慕心间。特别是黄桥决战的胜利,不仅实现了新四军与南下八路军的胜利会师,而且大大加深了楚青对粟裕的全面了解和爱慕之情。粟裕“神奇”的形象深深地埋在了楚青的心胸……

迟来的爱

       1940年冬末的一个傍晚,当粟裕又一次在驻地的小河边向楚青求爱时,楚青羞涩地低下了头,抿着嘴唇不语。粟裕说:“我只希望你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我始终等待着你的理解和接受。如果你暂时还不能接受我的爱,我可以等,等一年、两年、三年……”

       “那,你要等好久呢!”楚青羞涩的眼里盈满着激动。

       “如果真是这样,我就继续等,再等一个三年,两个三年、三个三年,一直等到你答应为止!”

       楚青激动得热泪盈眶,她深情地看了粟裕一眼,说:“那……那我现在就答应你。”

       于是,两双年青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1941年12月26日,在新四军一师司令部所在的如东县石庄,18岁的楚青与34岁的粟裕结为夫妻。 此后,这对革命伉俪在几十年风风雨雨的革命生涯中,成了甘苦与共志同道合的伴侣。

粟裕病逝

       粟裕的晚年,既长期身处逆境,又多种重病缠身。为了照顾好丈夫,楚青毅然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陪同粟裕与病魔作斗争。几十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互敬互爱、祸福与共、始终如一的亲密夫妻和战友关系,经受了战争环境和政治风浪的严峻考验,如同凛冽寒风中的苍松劲草,表现了他们坚贞不渝的纯真爱情。

       1975年10月以后,粟裕的心脏病、胸膜炎、肺炎等疾病多次发作,1976年夏才重病初愈,他决心把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战斗写出来,并请有关同志进行核实。于是,楚青与组织上指派帮助整理材料的同志一道认真记录并进行整理……

       1984年2月5日,粟裕同志因病情急剧恶化而与世长逝。楚青和粟裕的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等,遵照粟裕生前意愿,在粟裕曾经战斗过的20多片土地上,撒下了他的骨灰。

       “时晴时雨正清明,万里送君伴君行。宽慰似见忠魂笑,遣怀珍惜战友情。惟思跃马挥鞭日,但忆疆场捷报频。东南此刻花似锦,堪慰英灵一片心。”在送撒骨灰途中,楚青饱含热泪写下了这首《遣怀》诗,以寄托和粟裕共同战斗、生活40多年的深情。

晚年生活

       粟裕病逝后,楚青把为粟裕平反昭雪、完成粟裕遗著的整理和出版、开展粟裕军事理论与实践的研究,作为自己一个正直的共产党员应尽的历史责任。

       多年来,楚青主持撰稿并编审了《粟裕战争回忆录》;整理了《粟裕谈淮海战役》;参与审编了《粟裕军事文集》、《粟裕论苏中抗战》。这些著作的出版为开展粟裕军事理论与实践研究打下了可靠的基础。

       1984年2月13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杨尚昆,代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接见并慰问楚青时,问楚青有什么困难。楚青向杨尚昆同志报告了粟裕生前的意愿,要把一生中的战役、战斗回忆留给后人。他留下了不少口述材料和文字材料,她请求组织上能批准完成这项工作。杨尚昆副主席立即批准了楚青的请求,并批准粟裕同志原秘书朱楹同志作为专职干部参加这项工作。后来杨副主席还为《粟裕战争回忆录》一书题了词。

人物评价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只有把她献给最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才是最有价值和最有意义的。楚青同志数十年的革命生涯正是这样做的。一直以来,她始终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从不以高级干部夫人自居,从不脱离工作实践,在工作和战斗中作出不懈的努力,为党和人民作出了贡献,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一名革命战士、一位共产党员的人生追求。


27

喜欢

刚表态过的朋友 (2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吴宏刚 2016-2-23 17:59
楚青同志告别仪式     于2016年2月25日  上午8时30分 ...
引用 黄书通 2016-2-22 19:34
沉痛哀悼!
引用 李佃利 2016-2-22 06:43
老人家一路走好
引用 王保军 2016-2-21 15:00
愿老人家一路走好

查看全部评论(4)

忘记密码关于我们联系网站免责声明广告刊登掌上军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24J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正步文化传媒 程序核心版本:X3.4- 工信部备案号: 冀ICP备05001001号 冀公网安备 13080202000245号
本站部分内容取自互联网,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