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24军战友网

搜索
24军战友网 首页 军网资讯 军情头条 查看内容

《雪夜站岗终生难忘 团长查哨情浓意长》

2016-2-17 11: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01| 评论: 25|原作者: 张立里

摘要: 9:11 2016/2/16说明 应群主刘洪同志的邀请,全文推出《雪夜站岗》,因文字较长占用很长一段微信篇幅,请战友们谅解。 《雪夜站岗终生难忘 团长查哨情浓意长》9:16 2016/2/16// ...

(配图仅做页面修饰,与原文内容无关)

                                    《雪夜站岗终生难忘  团长查哨情浓意长》

                                                       《雪夜站岗

                                                                         

 

       那是一个多雪的冬天。营房座落在塞外山城一个偏僻的山沟里,天很冷,西北风刮得电线发出呜呜的啸声。连队安排了几名老兵烧火墙,外面虽是溯风呼啸,室内却暖融融的。

   我睡得正香,"别动,目标丢了。"我感到跟踪中旋转的指挥仪有点晃动,有一股寒气直钻脖子。"起床,该你上哨了。"我睁开眼,看到一个用红绸布蒙起的手电简的微弱的红光。起床穿上厚厚的棉袄时,才回过神儿来,刚才我正在梦中练习跟踪目标,指挥仪体的晃动是班长轻轻推我起床,寒气来自班长站哨的大衣。"班长,我的鞋呢?""别说话,影响别人息休。"嘴上说着,手上递过来一双暧暧的大头鞋。又是班长把我忘了烘干的鞋拿去烤了,我都当兵三年了,这点小事还总是让班长想着。站在走廊上敝着上衣扣我就穿上大衣,"把衬衣、绒衣、棉衣的扣子都给我扣好!今夜特别冷,外面下雪了。"

班长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刚出走廊,一个从山墙上折回的风,掴着雪灌进了我的脖子,"好大的风呀!"我赶紧把帽子耳朵系起来。"第一班哨快收哨时下的雪,你算赶上了。"班长侧过头来避风甩给我一句。大风呼呼地刮,天上的雪花和落在地上的积雪,被风势卷动着,真有点"搅得周天寒彻"的感觉。当了几年兵,从老兵嘴里也学会了几句"兵谚":当兵不当副班长,站哨不站第二岗。意思是说副班长啥事都得管,管不好还出力不讨好,这第二岗是最难受的,刚睡下就得起床,"算我倒霉。"我心里想着。

     我刚走了几步上山的路,就摔了个跟斗。"你小心点!"班长把我从路边水沟里拉起来。由于南线作战,我们北线的部队也都进入战备状态,全连的火炮、雷达、仪器都在山上工事里,好天穿着这身笨重的冬装上山也很吃力,别说这种大雪天了。走了没有一半的山路,实在是没法再走了,坡越来越陡,走几步就一个跟斗,有几次我在后面还没有起来,班长的手电滚到我的脚下,班长也是满身的雪。"这路是没法走了,我们走梯田吧!""那梯田是要一层层爬的?""爬也得上!"我还没回过神儿来,班长已爬上了一层梯田。我的脚好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抬不起来,班长走了几步见我没上去,又返身回来,拉我。每到一层梯田根儿下,班长先把我托上去,我回身拉班长上来。就这样一托一拉地走完了最后一截路。赶到雪山顶上的哨位时,侦察班"大胡子"都有点急了,"几点了,几点了,你们才上来。"一口山东大汉的豪气。"新兵蛋子!少罗嗦,路滑,上不来,我们有什么办法。"班长的山西醋味,比这大风还管事,"大胡子"嘿嘿一笑,"老朱,跟你说几句玩笑话,你还来真的。"

   我接过"大胡子"递过的枪上了岗,"大胡子"跟班长下了山,我看着他们从梯田上一层层地跳下去。我在山顶上开始巡逻,大雪已经把炮工事填满。山顶上的风比山下大多了,顺风走时只要一抬脚,身体就向前倾去,而逆风时好象有一种巨大的无形的力量阻止你前行。刚才上山时的一身热气,被溯风吹打成了一身寒霜,我算理解上学时老师讲语文课时的一个词的含义了----贬人肌骨。看着满天的大雪,四面群山都成了白色,松林发出深沉的啸声。巡逻了几圈阵地,没发现情况,我躲到雷达车的一面风。雷达的位置正好在阵地的西北角上,躲在后面即可能看到上山的路,又可通视炮阵地。我看一下手表,才过了半个小时,离12点半下岗还早呢,过几分钟看一眼表,总怀疑表是不是停了。剩下这一个小时可怎么过呀身体可以避风,可脚不能离地,风从雷达底下打过来,脚都有点失去知觉了,我不停地原地跑步,脚落在地上,象木桩落在冻土地上一样。

     我忽地发现上山的路上有一束光在晃动,虽然还在山脚,却引起了我的注意,"离下哨还早呢。"我看了一眼表,心里想。"口令!""坚!""回令!""持!"听口音不象是连里干部。那人已经变成了"雪人",左手柱着根棍子,右手的手电照了照我的脸,光柱又转向阵地上的火炮。这时我才发现,来查哨的"雪人"是老团长。我陪他转了一圈阵地,"有情况吗?""报告团长,没有!""要提高警惕,特别是苫布的绳子要注意,如果开了绳子,吹一夜风炮衣就吹烂了。"我只顾听他一口的山东话,不小心身子闪了一下,就在要滑进工事里的一霎间,团长手快,用探路的木棍用力挡住我倾斜的身体,"走路要小心!冷吗?""不冷。""不冷是假话,应该说,天冷,但我们革命军人不怕冷!""你几点下哨?""12点半。""怎么站一个半小时哨?这样的大雪天,连队应该增加哨兵班次。减少每班的时间。""团长,息灯前天没下雪,我们仪器排和侦察排二个排的人员合在一起才够站一夜的,有一部分人安排探家了。""不是通知战备,让人员都返回吗。连队怎么没落实?""我们排有内蒙探家的,电报发了回来也得二、三天。"我还和团长在大风雪的山脊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你不要陪我了,我到别的连队去看看。""是!"几分钟的光景,团长就消失在茫茫的雪夜中,但远处手电的光柱我还依然能够看到,一晃一晃地移动……

      下了哨,脱衣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总是晃动着团长的手电光。

                          

2000214日、15日 写于唐山  

2016214日 星期日15:49 一稿于唐山 

2016216日 星期二09:38校对


17

喜欢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6-3-5 16:04
兰青: 是的。我当时在高炮团卫生队,先认识的老万。当时老万在107医院五官科病房,她和内科的小朱子很好。
军网维修了几天,今天我才上网。欢迎来唐山玩。你现在在哪儿工作?我已退休在家,万护士长也退休了,她开了个牙科,每天上下班挺忙。代向你母亲问好。还没出正月,给老人家拜个晚年!
引用 2016-2-26 11:47
是的。我当时在高炮团卫生队,先认识的老万。当时老万在107医院五官科病房,她和内科的小朱子很好。
引用 2016-2-26 05:33
可不是嘛!有许多农村兵连煤都没见过,根本不知道怎么把封好的火捅着,我们连有人就蹲在火墙旁哭过.
引用 2016-2-24 20:05
王斌: 是呀!我们就是从卫生队北边上山的,站夜岗时每当听到你们连换岗时喊口令我就感觉饥寒交迫,我下岗后还要把连部所有火墙都检查一遍,等上床睡觉时最少也要一个多 ...
当兵的么应该的。责任心都是这么一个火墙一个火墙的练出来的啊!
引用 2016-2-23 22:35
是呀!我们就是从卫生队北边上山的,站夜岗时每当听到你们连换岗时喊口令我就感觉饥寒交迫,我下岗后还要把连部所有火墙都检查一遍,等上床睡觉时最少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入睡,忒冷啊!
引用 2016-2-23 13:14
王斌: 是呀!当年我在军高炮团五七营二连的时候也曾在营房北面的山上站过阵地岗,那是79年自卫反击战时期,咱们营的炮都拉到山上去了,站岗还要上山走一大截子路呢!正值早 ...
王斌你好。还没出正月拜年啦!都是在高炮团站过岗的兵。你们是北山,我们一连是东山。车炮重装备上山有二条路:一是高机连东有条路,盘转而上;再有一条就是从卫生队西北边有条路,可以直接开到山顶。我们的装备拉上山是在高机连那个入口。别的地方没有上山的路,对了,原来我们一连东边那个大坡也可以直接到半山间,在大坡顶分二路,一路到招待所,另一路向北到了半山坡,可忘记了能不能把车炮拉上北山?
引用 2016-2-23 07:14
是呀!当年我在军高炮团五七营二连的时候也曾在营房北面的山上站过阵地岗,那是79年自卫反击战时期,咱们营的炮都拉到山上去了,站岗还要上山走一大截子路呢!正值早春,挺受罪的.不过现在想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精神财富呢!
引用 2016-2-21 11:07
张志新:      
拜年啦!没出十五呢都算年吧。
引用 2016-2-20 21:53
好的
引用 2016-2-20 21:52
万宝路: 晕
那就别硬撑着了,找个地方歇会再说。
引用 2016-2-20 21:21
引用 2016-2-20 19:46
万宝路:          
乐就乐吧,咋还眼珠子直转圈呐?
引用 2016-2-20 17:28
      
引用 2016-2-20 11:50
万宝路: 哼!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拿!      
哪讲话的:“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我讲什么《聊斋》啊!”
引用 2016-2-19 23:00
张立里: 一直跟老兄帖子的小老弟,没有说你新兵蛋子的意思啊!        
哼!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拿!   
引用 2016-2-19 20:04
兰青: 感觉写的是高炮团,有指挥仪的似乎只有五七营。我们当兵时高炮团在承德狮子沟,配发的都是棉鞋棉帽棉大衣棉手套,不知八五年划归七零师调防张百湾后换发的什么军 ...
你好!你母亲是不是在北京铁路局工作?为我们买过二张去南方车票的那个兰青?
引用 2016-2-19 20:01
万宝路: 哥啊,俺虽说年龄小一点,可也是83年兵,文章很有同感!    
一直跟老兄帖子的小老弟,没有说你新兵蛋子的意思啊!     
引用 2016-2-18 12:00
张立里: 感动缘于你有同相的经历。感动来自军队的光荣传统在班长、团长身上的延续……多少也感染了我这个新兵。所以,过了许多年后,我还记得那个雪夜,并把那夜经历的事 ...
理解,赞成!
引用 2016-2-18 11:09
感觉写的是高炮团,有指挥仪的似乎只有五七营。我们当兵时高炮团在承德狮子沟,配发的都是棉鞋棉帽棉大衣棉手套,不知八五年划归七零师调防张百湾后换发的什么军装。七零师当时是皮大衣皮帽大头鞋棉手套。
引用 2016-2-18 04:11
    

查看全部评论(25)

忘记密码关于我们联系网站免责声明广告刊登掌上军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24J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正步文化传媒 程序核心版本:X3.4- 工信部备案号: 冀ICP备05001001号 冀公网安备 13080202000245号
本站部分内容取自互联网,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

返回顶部